科技 > 通信

5G揭幕前的抢跑和焦虑

2017-03-28 13:50:37   财经杂志

2月底,借助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契机,包括高通、英特尔、华为、三星、爱立信、诺基亚、中兴等全球主流科技公司,以及福特、标致等汽车厂商和一大批科技创业公司,联袂主导了一场科技大秀。

这场秀的主题高度聚焦,5G炙手可热,物联网应声落地,科技行业全新的商业业态正在被开启,而5G则是打开这扇大门的钥匙。

5G揭幕前的抢跑和焦虑

日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在MWC的开场演讲中对台下近万名听众说,“鞋子比人脑更聪明的时代即将来临,智能机器人总量将在30年内超过人口总量。”

软银在六个月前耗资322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芯片架构设计公司ARM,孙正义打算在未来20年,ARM要卖出超过1万亿块物联网芯片。这些芯片将进入汽车、医疗、金融、工业和消费品等涉及人类生产和生活的所有领域。

这不是一个荒诞的预测。

麦肯锡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全球互联设备的数量增长了300%,2015年末全球联网设备为160亿台;而英特尔预计,2020年全球就将有500亿台形式多样的智能互联设备。

“5G的深度、广度和精度都远远超过了3G和4G,一个人或一个公司来改变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5G应用的不确定性,给创业者们带来了无穷的机会。”2月28日,在巴塞罗纳,中国移动前董事长王建宙在朋友圈里写道。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目前局中各方的焦虑也真实存在——5G要在2020年才能正式商用,距今还有三年,出发太早或者太晚,方向向左或是向右,都有可能面临巨大风险。

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在MWC主题演讲中提到,整个产业界以及所有参与者要有历史使命感——要让5G产业更有生命力,有更长的生命周期。唯有这样才能让产业各方受益,技术恒兴。

抢跑5G

5G带来的经济价值是可量化的。IHS Markit预测,2020年到2035年期间,5G技术将贡献GDP0.2%的增长,创造3.5万亿美元的产出,这相当于包括沃尔玛、国家电网、苹果、三星等2016年全球财富排名前13强公司营收的总和。

由于商用近在咫尺,5G在此时备受关注。这届MWC,全球主流电信设备厂商华为、爱立信、中兴、诺基亚都推出了可供运营商立刻商用的5G系统设备。他们一致表态,将共同支持加速5G新空口(5G NR)标准化进程,以推动于2019年尽早实现5G新空口的大规模试验和部署。

运营商们也迫不及待开始5G研发和部署。

韩国电信(KT)已宣布将于2017年9月前完成其5G网络部署,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也将于今年在东京试验5G网络。上周,中国移动、中兴通讯(000063,股吧)、高通三家公司宣布合作协同,将于2017年下半年在中国开展5G试验。

中国移动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它的5G脚步将直接决定全球5G部署节奏。此前,官方预计最早在2024年商用5G,后来将此计划提前到2020年,去年底,中国移动宣布在2018年就开始试商用5G,相比最早的计划,提前了六年。

Gartner研究总监刘轶告诉《财经》(博客,微博)记者,产业如此积极的原因是,整个4G投资周期已经到了尾端,5G作为新投资增长点可带来新一波可观收入。

但5G标准尚未确定,爱立信、中兴、华为在这次展会上展出的5G商用设备,更多是和4G网络结合的非独立(Non-Standalone,NR组网)5G架构,它主要结合了4GLTE和5G NR(New Radio,新空口)技术,这相当于抢跑。

刘轶分析,在标准成型和全面商用前的窗口期,设备商希望提前展示技术能力和产品先进性,而这将直接影响其在正式商用后获得的订单。

不过,促使运营商和设备商赶在5G标准确定之前部署过渡性5G网络,更大的原因在于非独立5G部署的优势——不仅部署时间更短,而且由于结合了4G和NR,能够降低运营商部署成本。

每一次网络制式的升级革命,运营商都要为之付出沉重的基础设施投入,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2015年对4G建设投资超过1000多亿元,沉重的成本开支导致三者净利润不断下滑。

中兴通讯副总裁张建国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强调,运营商有自身战略和竞争考量,但大规模商用必然要基于统一的行业标准和完整的产业链。“3G标准制定之初,欧洲也有一些运营商很早就商用,但真正大规模地爆发,还是智能手机产业链完善以后。”

而且,从更宏观层面分析,5G起步虽早,但是否适应商业和经济需求,目前还取决于多个因素。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总结,行业对下一代通信技术的认知仍然不清晰,5G区域需求的差异、技术的不确定性以及产业对5G的参与度等都是大规模商用时必须面对的难题。否则5G的生命力和产业周期都将大打折扣。

5G技术的研究和讨论,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

彼时,智能驾驶和AR/VR还没开始流行,它们并非5G的重要的场景。但如今,这些应用都在快速成熟,5G必须考虑对它们的帮助。

徐直军说,目前不能预测未来还有什么未知的应用技术会出现,在5G的生命周期里技术储备是否可以满足,这是个挑战。

此外,所有行业都期待5G能真正使网络从人的连接走向物的连接,但各个行业的参与度不够。徐直军指出,物联网的关键不在网络,网络很容易解决。物联网的核心在物,如何让万物具备可连接性,支撑物联网发展,才是关键核心。

另一个关键挑战在于,各个行业的管制政策都不一样,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的管制政策。如果每个行业的管制政策各自为政,没有考虑移动通信的诉求,那么物联网也做不起来。

更大的挑战在于,整个5G发展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变化和诉求,各种各样的需求也会不断涌现出来。5G网络的提供方相当容易在解决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的过程中,偏离长期目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 2 页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华为将在阿联酋发布前置摄像2000万像素手机
iPhone新增呼救功能 可快速报警并定位
高通苹果“互撕”专利 英特尔“躺枪”
冰箱新版性能标准7月起实施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