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可迅EYECTION:关于头皮微生态的专业文献汇总

来源:财讯网 2022-05-12 17:27:31
A+ A-

敏感皮肤是皮肤对于一般的物理、化学、精神等刺激具有高反应,表现出刺痛、烧灼、疼痛、瘙痒和麻刺感等不适感觉的一种综合症。研究显示敏感皮肤不仅仅局限于面部,这一现象同样存在于人体其他部位,例如手部、头皮、颈部、躯干甚至生殖器官。

敏感头皮是敏感皮肤综合症的一类发生率很高的症状。与非敏感人群相比,敏感头皮更易出现头皮瘙痒、头皮刺痛或头皮灼烧感等不适症状。

影响皮肤敏感症状的因素很多,研究最多且最为公认的是环境因素。近年来已发表的文章研究对包括环境中的冷、热、阳光、湿度、风、体育运动、压力及情绪、化妆品、辛辣食物、酒精等因素对皮肤敏感的影响 。然而环境对头皮敏感的影响尚未得到广泛认可。2015年,Ma等对中国敏感头皮的评估结果显示,头皮屑患者比无头皮屑人群感觉到明显的瘙痒感。其中,干燥、运动、潮湿和热,可能是引起瘙痒感的危险因素。更准确的结果仍需要进行更多维度的调查及深层次的研究。

近年来,随着16SrRNA基因测序技术的发展及对表皮菌群的研究,人们意识到在人类皮肤表面定植着大量的生物,包括细菌、真菌、病毒、寄生虫等等。皮肤表面的生物数量及种类具有极大的可变,它随着皮肤部位、皮肤表面pH值、与宿主的互动关系、宿主的荷尔蒙、出汗情况、皮脂分泌情况变化而不同 。

一、生态在头皮的分布

生态是指:定居在人体不同“生态区域”的生物体系。头皮,由于其独特的生态位,密集的毛发、丰富的汗腺和皮脂腺、高湿度的环境共同为生物的定植和增殖提供了理想的生存条件。健康头皮表面由多种生物群形成生物群落,定植密度在103 ~105每mm2 。主要是细菌和真菌等,例如葡萄球菌属、丙酸杆菌属、马拉色菌属等。PCR定量检测实验表明,头皮表面主要的细菌菌群是痤疮丙酸杆菌,主要的真菌生物是限制马拉色菌和球形马拉色菌。

二、生态与头皮的关系

一方面,头皮区域具有比身体其他部位皮肤更旺盛的皮脂分泌,使头皮表面营养丰富,pH适宜,成为生物理想的生存环境。头皮上的生物群落形成独特的群落效应,构成头皮生态,以防止其他外来生物或者可能致病的生物在头皮表面定植或迁徙。如果头皮表面一旦被致病菌寄居,这会给人体带来被感染的风险,并且增大了通过多渠道受到感染的可能

另一方面,头皮的生物群也会带来不受欢迎的作用,但这些负作用一般都是很短暂或者很直观。其中最常见的体现就是人的体味。人类的汗液本身是无味的,研究证明细菌通过分解汗液中的成分,特别是脂肪酸、支链脂肪族氨基酸、甘油、汗腺和皮脂腺分泌的乳酸,给人体带来令人不愉快的气味。头皮主要是油腻的气味。

三、生态屏障对敏感头皮的重要

世界卫生组织(WTO)的十大健康标准中明确描述头发健康的标准为头发有光泽、无头皮屑。作为头发不可分割的器官,头皮是头发健康的根基。健康的头皮,是头发健康生长,保持光泽的重要前提。同时,健康的头皮还应该无头屑,头皮清爽不紧绷且无炎症红肿或瘙痒等不适症状。而事实上,超过50%的人群具有头皮瘙痒、头皮屑、脱发等头发问题。越来越多学者认可,在健康头皮也定植着大量的生物,而不会导致头皮敏感或者出现不适症状,这表明头皮存在非常重要的屏障,而头皮问题的频发与其他因素相关,例如头皮生物菌群失调。而基于外界环境变化引起的头皮不适症状,可能是由于外界刺激改变头皮生物屏障的菌群组成,并促进了致病菌的表达,从而引起了头皮不适现象。

自评为敏感头皮的受试人群中,出现频率最高的症状是头皮瘙痒,Sun等的研究表明,头皮瘙痒在自评为敏感头皮的受试人群中发生概率高达79.83%。更多研究发现,头皮瘙痒与头皮屑、头皮经表皮水分流失率(TEWL)存在明显正相关。头皮屑头皮更容易出现头皮瘙痒现象,同时伴随着头皮TEWL的升高。Turner等曾报道,头皮皮脂水的变化能够破坏头皮屏障,导致头皮屑头皮比正常头皮具有更高的TEWL,进而加剧扰乱头皮屏障功能。

生物群落效应之外,健康头皮的细菌生物群呈现出更丰富的维生素和辅助因子的生物合成及代谢途径。维生素B7和氨基酸对保持头发和头皮健康以及控制头皮屑方面非常有益。酸或酰胺经生物代谢转化生成的维生素B3,有助于维持头皮健康和增加头发直径。维生素B6和B12是改善头发结构的必要补充物。此外,健康头皮上赖氨酸的生物合成途径也更加富集,这是一种重要的人体氨基酸,已知可以恢复头皮状况和减少脱发。

综上所述,与人类消化道细菌在宿主健康中所起到的作用类似,头皮生物正积极向宿主提供必需维生素和氨基酸等必须营养物质。头皮生物衡状态的破坏,不仅会改变头皮生理环境,破坏头皮屏障功能,扰乱头皮代谢过程,头皮环境的改变又会直接影响生物的定植,导致局部生物多样发生改变,并最终表现为头皮敏感现象的发生或恶化。因此对头皮生物的研究不应局限于某个生物,需综合检测头皮生物组成,明确各种生物的作用机制及其群落效应,旨在为维护敏感头皮的生态屏障提供新思路!

头皮与身体其它皮肤一样,存在一定的菌群生态,而这与皮肤的健康状态和疾病引发密切相关,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头皮菌群失衡与脱发密切相关。

斑秃与头皮菌群

曾有学者在斑秃(AA)患者头皮毛囊周围查见奥杜安氏小孢子菌,并声称可能与AA发病相关。一些皮肤科医生确实从斑秃患者体表分离出多种真菌。有研究对健康人群和斑秃患者头皮生物组进行测序发现,两组人群的头皮生物种群存在差异:斑秃组的放线菌和厚壁菌比例分别为57.4%和29.2%,健康对照组为56.3%和35.2%;斑秃组丙酸杆菌和葡萄球菌的种类比例分别为55.1%和27.4%,健康对照组为45.6%和32.6%。而斑秃患者感染痤疮丙酸杆菌的几率显著增加。除了头皮菌群外,斑秃患者在体表其它部位菌群也和健康人群有显著差异,比如放线菌、变形杆菌、拟杆菌等。

除了细菌真菌外,斑秃被认为与病毒感染也有关系,如猪流感、其它流感和单核细胞增多症等。有研究者在斑秃患者的毛囊组织中发现了巨细胞病毒DNA,而巨细胞病毒是否和脱发有关仍存在争议。

头皮生态失衡引发斑秃可能与毛囊免疫赦免遭到破坏有关系。头皮毛囊毛漏斗存在大量生物定植和头皮屏障持续的生物-免疫对话。而生物群一直延伸到毛囊漏斗状结构下方,该处生物群含有大量棒状杆菌和葡萄球菌,非常靠近具有免疫赦免特的干细胞群。外部的刺激可能影响免疫系统的激活状态,使保持动态衡的免疫应答失调,异常信号通路被激活,导致毛囊的免疫赦免状态被破坏,从而使干细胞生态受损,毛发无法再生。

针对斑秃的治疗如糖皮质激素,除了调节免疫外,也可以改变头皮生物的比例,调节头皮生态。也有研究发现肠道菌群失调也可能导致免疫系统紊乱引起斑秃,从而选取针对肠道菌群的治疗靶点,然而涉及该方向的研究较少,仍需大规模试验去评估其疗效与副作用。

雄秃与头皮菌群

头皮菌群失调也常常表现在雄激素秃发(AGA)的患者上。有研究发现58%的雄秃患者头皮毛囊可查见Cutibacterium菌,仅有12%的健康人群头皮可见该菌属。雄秃患者头皮也可能存在较多痤疮丙酸杆菌。有学者对12名年龄在40至65岁之间的中重度雄秃患者进行研究,这群患者在30天内没有抗生素用药史,48小时内没有洗头,3个月内没有接受抗肿瘤、激素、免疫抑制剂或放疗,6个月内未使用米诺地尔或非那雄胺,他们也没有进行皮肤病。在头皮的治疗区和安慰剂区分别使用具有改善头皮菌群成分的1%马钱子提取物和安慰剂,一天两次,持续84天后发现治疗组头皮的表皮葡萄球菌增加,痤疮丙酸杆菌减少,头皮真菌种群得以恢复,尤其是马拉色菌属、曲霉菌属、节担菌属等。并且毛发显著增长了7%。由此可见,改善头皮菌群可能有益于雄秃患者毛发再生。

头皮生态失衡与脱发的发病机制仍需要更多的基础研究探索,菌群与头皮屏障复杂的交互作用仍不能被完全知晓。但毛发的正常健康生长离不开健康的头皮生态,相信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参考文献:1.Mechanisms of tolerance and potentialtherapeutic interventions in Alopecia Areata. Pharmacol Ther. 2017Nov;179:102-110.

2.The role of the microbiome in scalp hairfollicle biology and disease. Exp Dermatol. 2020 Mar;29(3):286-294.

3.The Potential Relevance of the Microbiome toHair Physiology and Regeneration: The Emerging Role of Metagenomics.Biomedicines. 2021 Feb 26;9(3):236.

文献来源:[1]任 慧,汤小芹,陈明华.敏感头皮与生态屏障,[J]日用化学工业.2020.9(9):09-0638-05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