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跑司机:方向盘上的“坚守人生”

来源:财讯网 2022-05-13 15:13:05
A+ A-

在众多卡车司机中,有一批资历丰富的卡友活跃在重卡领域,他们驾驶着新生产的商品车从各个主机厂、改装厂出发,通过公路运输的方式将新车送往经销商处,展示、售卖。作为承接商品车运输职能的另一种“代驾”司机,他们有个统一的标签:“地跑司机”。

曾经的香饽饽到现在入不敷出 他毅然卖掉了卡车

2020年,济宁的刘师傅卖掉了他的卡车,“疫情期间,卡车司机不好当。”

刘师傅今年41岁,19岁就拿到驾照的他,迄今驾龄已经22年了。在90年代,刘师傅举全家之力买了一辆半挂,当时那个年代,大车司机算得上特别有面儿的工作。恰逢货运行业的“黄金年代”,车少货多,货主对于卡车司机也都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生怕司机不给拉货。

“当年的卡车司机日子特别舒坦,挣得也多,月入过万没问题。但现在行业不景气,而且大部分卡车司机都有着车贷。” 刘师傅说:“一辆贷款购买的卡车,车头加挂车月供搞不好得小两万,现在养大车,太难了。”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2021年货车司机从业状况调查报告》,57.5%的卡车司机的月均收入在5000-10000元之间,32.7%的司机薪酬在10000元以上。2020年,收入骤减的刘师傅算了笔帐,还是卖了车更划算。

卖了车之后,开了半辈子重卡的刘师傅加入e地跑,成立于2019年的e地跑,主要帮主机厂、改装厂运送新出厂的重卡,“订单最多的时候,一个月送了25趟车。现在算下来,月收入能比原来多4000多块钱左右吧。”对于刘师傅而言,加入e地跑之后没有了扒皮的情况,收入公、透明,省心了不少。“结算快,有时候头天晚上交单,第二天睡醒就到账了”。

刘师傅家里有三个孩子,都在杭州读书,老婆在杭州陪着孩子。父母均已退休,留在济宁生活。近几年,为了方便照顾父母,刘师傅选择在济宁开车,“在这边时间很自由,也可以自己选择心仪路线,为了兼顾孩子和父母,我主要接济宁和杭州两地的订单,这样两头都不耽误事儿。”

有了归属感 更衡了工作与家庭

对于大车司机最怕的是什么?那就是事故。如果不慎发生事故,一次赔付可能就倾家荡产。让刘师傅特别有安全感的一点,是e地跑为每个运单的司机和车辆购置了保险,最高100万的人身意外险以及最高500万的车辆商业保险。而且,e地跑的App中也添加了报警、保险等功能。

“以前想多跑几单,我得巴着车队队长,送东西、塞钱。钱倒是小意思,就得一直看着队长眼色,不得劲。”现在的派单模式让刘师傅很满意,不用刻意去维系人情,直接系统派单,”每次出发前,都会记录我们的发车时间。每次开车超过4个小时,App还会提醒我找个加油站休息一会。”据了解,e地跑的系统也会根据司机当前位置和历史数据,推断司机是否有延误风险,可做出提前决策。

此外,现在的刘师傅也无需自己垫付路上开支了,接单后只需通过e地跑App在发车时能够拿到一笔运费用于路上开支,在交车手续完成48小时内就可以收到剩余运费,结算至司机账户。

以前的卡车司机,长时间不归家、体力负担重、作息不规律已经成为常态。现在可以自由规划路线、自主接单,时间可以合理安排,可以给家人更多的陪伴。

如果把e地跑所有订单的始发站与目的地在地图上相连,会形成一张极为密集的网。e地跑通过和各大主机厂、改装厂等需求方的合作,全国线路覆盖率达92.5%,运输线路已初步形成了对流网络。这背后,是数万e地跑司机充满了艰辛、汗水和无数个小时的驰骋。

据官方数据显示,e地跑对流网络的行成,让司机在送车到目的地后可以原地接到回程单或去其他基地的订单,提升了司机收入约35%。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