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业快讯 > 正文

“大地妈妈” 易解放:荒漠植树,我与爱子的生死承诺

2019-03-15 10:45:02       来源:当代财经网

易解放,1949年出生。中国百名优秀母亲之一、最具爱心的慈善楷模、中国十大公益人物、全国最美志愿者、全国道德模范,她家是首届全国文明家庭……  为完成儿子生前的遗愿,2009年,易解放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设立了“母亲绿色工程专项基金”,致力于在中国荒漠化地区进行植树造林等公益活动。目前已在内蒙古地区库伦旗、多伦县、磴口县建有30000亩植树基地,植树约700万棵,平均成活率高达85%以上。

央视《新闻联播》对易解放采访视频剪辑

突遭不幸,跌入人生悲痛深渊

51岁前,我的人生是美满的。大学毕业后赴日留学,毕业之后在日本一家旅游公司当管理者。我丈夫杨安泰在日本开了一家医疗诊所,儿子杨睿哲顺利考进日本中央大学。

一家三口在日本过着平凡又幸福的生活。厄运在我51岁那年悄然降临。读大三的儿子在上学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年轻鲜活的生命就此殒逝。

爱子的离去使我们夫妇跌入悲痛的深渊。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沉浸在丧子之痛的煎熬中。

直到有一天,当又一遍追忆爱子时,我猛然想起儿子生前曾对我提到过的心愿,那是儿子看到电视中关于中国沙尘暴的报道后,提议我们在退休后可以到内蒙古去种些树,治理沙尘暴。从那一刻起,我有了动力和方向——替儿子实现治理沙尘暴的遗愿。

我的提议很快得到丈夫的支持,我们辞去在日本的工作,处理掉在日本的所有财产,带着儿子的遗愿和200多万元儿子的“生命保险金”,于2003年初回国,投身于内蒙古进行沙漠植树等环保公益事业

塔敏查干沙漠

倾尽所有,荒漠植树建造绿洲

2003年4月,我第一次来到内蒙古科尔沁沙地的塔敏查干沙漠,被眼前沙地的浩瀚和荒芜深深震撼了。

就在我犹豫之时,儿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眼前……“睿哲啊,我既然答应你要做这件事,我就一定要干出点人样来!既然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就不能打退堂鼓,也不能让资金‘打沙漂’,我一定要把它做好!”就这样,我决定豁出去了。

2004年,我与库伦旗政府签订了援建1万亩生态林的协议,计划用10年时间,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植树造林资金和运作资金全由我们家提供。

没有任何园林种植经验、更没有防沙抗风经验的我,只能求助于当地政府和林业技术人员。我们第一次在塔敏查干沙漠植树时,是由当地团委组织的300名志愿者一起完成的,那宏大场面给了我极大的触动和鼓励。

塔敏查干沙漠年均降水量不足200毫米,环境艰险恶劣,树苗极难成活,要实现植树造林计划谈何容易。每一批树苗种下后,我都会对着它们说:“看到你们就像看到我儿子一样,请一定要代替我的睿哲健康长大啊!”

植树造林的“绿色生命”成立至今,我始终遵循纯公益宗旨,不仅没领取过1分钱工资,还四处奔波艰难募集到捐款1500多万元,捐献了儿子交通事故“生命保险金”和赔偿金,耗尽了在日本打拼的20年积蓄,卖掉了2处房产。

2018年,是我们开始植树造林工程的第16个年头,我发起的“绿色生命”组织了无数志愿者参加沙漠植树活动,将30000亩荒漠变成了绿洲。谈起这些年的植树成果,我最感激的还是来自世界各地不辞辛劳、不求回报的志愿者。

延续生命,兑现爱子生死承诺

“绿色生命”的志愿者中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像我一样失去了自己的独生子女,听说我的故事后纷至沓来,跟着我以植树寄托哀思。

在完成儿子遗愿的过程中,我逐渐走出“失独母亲”的痛苦,激励和带领有相同命运的人一起走出人生的“寂寞沙洲”。我有时会想,如果没有儿子的这场意外,自己的下半生又会是怎样的

由于沙丘车子进不去树苗必须肩扛,易解放虽已花甲之年却还是带头参与植树以行动感染每个志愿者

很多志愿者也是通过参与我们植树造林的公益活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观、价值观,从心底里涌起为国家的沙漠治理做贡献的热情,也更好地去塑造了他们的家庭和下一代。

现在,年届70岁的我,每年仍有半年时间待在内蒙古沙漠里,带上1000多名志愿者植树,剩下的时间都奔波在全国各地做演讲报告,宣传植树造林治理沙尘暴的理念。让全社会来支持植树造林,改变沙漠。

这16年来,我也经历了肠道肿瘤切除和骨折修复固定等7次手术,但我始终坚守对儿子的承诺,2018年底,终于实现了“植树造林700多万棵、让30000亩荒漠变成绿洲”的生态目标。

不经意间,我坚持了16年,从中年走向了古稀,从“失独母亲”到公益人。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我,替孩子完成了遗愿。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光将30000亩滚滚黄沙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洲,还带领千万名有着情感悲恸与绿色愿景的人们,走出人生的“寂寞沙洲”。

逝者如斯夫。我不能停下,也不会停下。我非常期待有更多的志愿者、尤其是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植树造林工程,将“绿色生命”的旗帜传承下去。

义无反顾,植树造林治理沙尘

我始终觉得,除了是我儿子的母亲以外,我还是一名公益人,许许多多的孩子都叫我“大地妈妈”、“易妈妈”,我觉得非常地亲切。趁我现在还能走得动,我还会继续努力。

沙漠植树公益事业源自爱子的生前遗愿,如今我更希望为活着的孩子们的生存环境做点有意义的努力。我不求人夸颜色好,只愿清气满乾坤

我希望在种树过程中,把自己也种成一棵树,让我的下半身扎实在人民群众的土壤里,让我的上半身向广大志愿者伸出我的肢臂,让志愿者的绿叶越来越多地连接在我的大树上,那么我们的公益事业就会更加叶繁枝茂。

我也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像我们给儿子纪念碑上留下的墓志铭那样——“你是一棵树,不管活着还是倒下,都是有用之才。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明和温暖。”

虽然今年我已经70岁了,但我仍将继续为我国的绿水青山公益事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易解放曾说:“我是一名公益人,希望我能坚持到底。”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


商业快讯

“大地妈妈” 易解放:荒漠植树,我与爱子的生死承诺

2019-03-15 10:45:02   当代财经网

易解放,1949年出生。中国百名优秀母亲之一、最具爱心的慈善楷模、中国十大公益人物、全国最美志愿者、全国道德模范,她家是首届全国文明家庭……  为完成儿子生前的遗愿,2009年,易解放联合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设立了“母亲绿色工程专项基金”,致力于在中国荒漠化地区进行植树造林等公益活动。目前已在内蒙古地区库伦旗、多伦县、磴口县建有30000亩植树基地,植树约700万棵,平均成活率高达85%以上。

央视《新闻联播》对易解放采访视频剪辑

突遭不幸,跌入人生悲痛深渊

51岁前,我的人生是美满的。大学毕业后赴日留学,毕业之后在日本一家旅游公司当管理者。我丈夫杨安泰在日本开了一家医疗诊所,儿子杨睿哲顺利考进日本中央大学。

一家三口在日本过着平凡又幸福的生活。厄运在我51岁那年悄然降临。读大三的儿子在上学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年轻鲜活的生命就此殒逝。

爱子的离去使我们夫妇跌入悲痛的深渊。将近一年半的时间,我们沉浸在丧子之痛的煎熬中。

直到有一天,当又一遍追忆爱子时,我猛然想起儿子生前曾对我提到过的心愿,那是儿子看到电视中关于中国沙尘暴的报道后,提议我们在退休后可以到内蒙古去种些树,治理沙尘暴。从那一刻起,我有了动力和方向——替儿子实现治理沙尘暴的遗愿。

我的提议很快得到丈夫的支持,我们辞去在日本的工作,处理掉在日本的所有财产,带着儿子的遗愿和200多万元儿子的“生命保险金”,于2003年初回国,投身于内蒙古进行沙漠植树等环保公益事业

塔敏查干沙漠

倾尽所有,荒漠植树建造绿洲

2003年4月,我第一次来到内蒙古科尔沁沙地的塔敏查干沙漠,被眼前沙地的浩瀚和荒芜深深震撼了。

就在我犹豫之时,儿子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眼前……“睿哲啊,我既然答应你要做这件事,我就一定要干出点人样来!既然已经走出了这一步,就不能打退堂鼓,也不能让资金‘打沙漂’,我一定要把它做好!”就这样,我决定豁出去了。

2004年,我与库伦旗政府签订了援建1万亩生态林的协议,计划用10年时间,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植树造林资金和运作资金全由我们家提供。

没有任何园林种植经验、更没有防沙抗风经验的我,只能求助于当地政府和林业技术人员。我们第一次在塔敏查干沙漠植树时,是由当地团委组织的300名志愿者一起完成的,那宏大场面给了我极大的触动和鼓励。

塔敏查干沙漠年均降水量不足200毫米,环境艰险恶劣,树苗极难成活,要实现植树造林计划谈何容易。每一批树苗种下后,我都会对着它们说:“看到你们就像看到我儿子一样,请一定要代替我的睿哲健康长大啊!”

植树造林的“绿色生命”成立至今,我始终遵循纯公益宗旨,不仅没领取过1分钱工资,还四处奔波艰难募集到捐款1500多万元,捐献了儿子交通事故“生命保险金”和赔偿金,耗尽了在日本打拼的20年积蓄,卖掉了2处房产。

2018年,是我们开始植树造林工程的第16个年头,我发起的“绿色生命”组织了无数志愿者参加沙漠植树活动,将30000亩荒漠变成了绿洲。谈起这些年的植树成果,我最感激的还是来自世界各地不辞辛劳、不求回报的志愿者。

延续生命,兑现爱子生死承诺

“绿色生命”的志愿者中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像我一样失去了自己的独生子女,听说我的故事后纷至沓来,跟着我以植树寄托哀思。

在完成儿子遗愿的过程中,我逐渐走出“失独母亲”的痛苦,激励和带领有相同命运的人一起走出人生的“寂寞沙洲”。我有时会想,如果没有儿子的这场意外,自己的下半生又会是怎样的

由于沙丘车子进不去树苗必须肩扛,易解放虽已花甲之年却还是带头参与植树以行动感染每个志愿者

很多志愿者也是通过参与我们植树造林的公益活动,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观、价值观,从心底里涌起为国家的沙漠治理做贡献的热情,也更好地去塑造了他们的家庭和下一代。

现在,年届70岁的我,每年仍有半年时间待在内蒙古沙漠里,带上1000多名志愿者植树,剩下的时间都奔波在全国各地做演讲报告,宣传植树造林治理沙尘暴的理念。让全社会来支持植树造林,改变沙漠。

这16年来,我也经历了肠道肿瘤切除和骨折修复固定等7次手术,但我始终坚守对儿子的承诺,2018年底,终于实现了“植树造林700多万棵、让30000亩荒漠变成绿洲”的生态目标。

不经意间,我坚持了16年,从中年走向了古稀,从“失独母亲”到公益人。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我,替孩子完成了遗愿。

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光将30000亩滚滚黄沙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洲,还带领千万名有着情感悲恸与绿色愿景的人们,走出人生的“寂寞沙洲”。

逝者如斯夫。我不能停下,也不会停下。我非常期待有更多的志愿者、尤其是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植树造林工程,将“绿色生命”的旗帜传承下去。

义无反顾,植树造林治理沙尘

我始终觉得,除了是我儿子的母亲以外,我还是一名公益人,许许多多的孩子都叫我“大地妈妈”、“易妈妈”,我觉得非常地亲切。趁我现在还能走得动,我还会继续努力。

沙漠植树公益事业源自爱子的生前遗愿,如今我更希望为活着的孩子们的生存环境做点有意义的努力。我不求人夸颜色好,只愿清气满乾坤

我希望在种树过程中,把自己也种成一棵树,让我的下半身扎实在人民群众的土壤里,让我的上半身向广大志愿者伸出我的肢臂,让志愿者的绿叶越来越多地连接在我的大树上,那么我们的公益事业就会更加叶繁枝茂。

我也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像我们给儿子纪念碑上留下的墓志铭那样——“你是一棵树,不管活着还是倒下,都是有用之才。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明和温暖。”

虽然今年我已经70岁了,但我仍将继续为我国的绿水青山公益事业,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易解放曾说:“我是一名公益人,希望我能坚持到底。”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爱上海信H55E72A就是这么简单
培养一名航天员到底有多难?
印度全国贸易商联合会反对沃尔玛160亿美元收购
为视频而生 松下GH5S微单相机开箱图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