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业快讯 > 正文

晚期肝癌不等于绝症,联合疗法实现肝癌治疗全新突破

2020-12-17 10:05:33       来源:壹点网

我国是世界肝癌大国。中国人口仅占全球的18.4%,但每年肝癌新发病例占全球的55.4%,死亡病例占全球的53.9%,相当于每天有超过1000位患者被确诊罹患肝癌,其中肝细胞癌是最常见的肝癌类型。当前,我国肝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12%,肝癌已成为严重危害人民生命和健康的疾病。

近日,罗氏肿瘤免疫创新药物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肝癌适应症在中国正式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这种被称为“T+A”的方案,是中国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的一线免疫联合方案。此次“T+A”的上市,为中国肝癌患者带来了全新的治疗选择,打破了长期单药治疗的僵局,开启了免疫联合治疗新时代。

泰圣奇免疫联合疗法肝癌适应症广州上市会

“沉默的杀手”:

大多数肝癌患者发现时即为中晚期

据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脏外科主任、中山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陈敏山教授介绍,由于肝癌起病隐匿、症状不明显,大部分肝癌患者感觉不舒服去就诊的时候,就已经是中晚期了,所以肝癌往往被称作“沉默的杀手”。

为了预防肝癌,陈教授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方面,有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背景、肝癌家族史、长期酗酒习惯的肝癌高危人群,需要重视肝癌筛查,每半年做一次超声体检。另一方面,对于非高危人群来讲,也需要每年定期做健康体验,这是发现早期肝癌的重要途径。

多学科诊疗:

实现肝癌治疗全新突破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肝癌现有的治疗方法逐渐增多,包括肝切除术、移植术、介入术、消融术、内科药物治疗、放射治疗等等,然而,仅仅依靠单一手段治疗能取得的疗效已经进入平台期,很难再取得进展。肝癌多学科诊疗(MDT)团队的建立,实现了肝癌治疗的全新突破。

陈敏山教授很早就提出了肝癌多学科诊疗的主张。目前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已经建立起以外科为主导的肝癌多学科诊疗(MDT)团队。通过对患者病情进行多学科诊疗的讨论,可以避免单一手段的反复治疗,为肝癌患者提供个体化的诊疗方案及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关于不同治疗方式的选择,陈敏山教授解释道,外科手术主要适用于肿瘤局部早期及局部中期的患者,越早期,治疗效果越好。一旦肝癌发展到中晚期,通常已经是全肝甚至全身病变,失去根治性手术机会,只能采取药物治疗。因此,药物治疗的进展对提升肝癌患者的整体治疗效果至关重要。

陈敏山教授表示,“肝癌药物治疗最早是实行靶向药物治疗和化疗,但效果并不是很好。治疗肝癌的药物十分缺乏,直至2017年,仍只有索拉非尼一个有效药物。免疫治疗的出现,在肝癌治疗领域掀起了一阵风暴。然而,初期免疫治疗用于肝癌的一些研究并不顺利。随着免疫治疗跟其他药物的联合,疗效大大提升,我们不仅发现了免疫治疗自身的奇效,也发现了联合疗法的魅力。”

里程碑事件:

“T+A”奠定免疫联合治疗的基础

“‘T+A’免疫联合疗法的获批,标志着免疫治疗进入新时代。免疫治疗联合其它治疗方法,如化疗、手术、介入等,可以提升其疗效,显著提高患者生存率。” 陈敏山教授说道。

据悉,此次获批的主要依据是III期临床试验IMbrave150。作为IMbrave150在中国区的主要研究者之一,陈敏山教授指出,“相较于索拉非尼,‘T+A’联合疗法获得了很好的阳性结果,它是免疫治疗药物PD-L1抑制剂与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无论从生存率,还是无进展生存期都显著性提高了。此外,该疗法的肿瘤完全缓解率达到了10%,这是十分令人鼓舞的。客观缓解率也达到三成,说明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很明显出现肿瘤缩小的现象。肿瘤缩小也带来了另一种新希望,把一些无法进行手术切除的肿瘤转化为可手术切除。而该疗法在中国患者亚群中的数据比全球人群更加出色,所以我们很有信心把这个治疗方案用在中国肝癌病人身上。”

陈敏山教授表示,“‘T+A’方案获批上市的意义重大,是免疫联合治疗时代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不仅提升了肝癌患者的疗效,更奠定了免疫联合治疗的基础。未来,该方案还有更多的发展潜力和可能,将进一步与其它方法进行联合治疗,比如联合介入治疗、消融治疗、手术治疗等,这将会大大丰富整个肝癌的治疗模式。相信在未来,药物对肝癌治疗会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肝癌患者对抗病情可选择的武器也将越来越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商业快讯

晚期肝癌不等于绝症,联合疗法实现肝癌治疗全新突破

2020-12-17 10:05:33   壹点网


我国是世界肝癌大国。中国人口仅占全球的18.4%,但每年肝癌新发病例占全球的55.4%,死亡病例占全球的53.9%,相当于每天有超过1000位患者被确诊罹患肝癌,其中肝细胞癌是最常见的肝癌类型。当前,我国肝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12%,肝癌已成为严重危害人民生命和健康的疾病。

近日,罗氏肿瘤免疫创新药物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肝癌适应症在中国正式上市,用于治疗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治疗的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这种被称为“T+A”的方案,是中国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肝细胞癌患者的一线免疫联合方案。此次“T+A”的上市,为中国肝癌患者带来了全新的治疗选择,打破了长期单药治疗的僵局,开启了免疫联合治疗新时代。

泰圣奇免疫联合疗法肝癌适应症广州上市会

“沉默的杀手”:

大多数肝癌患者发现时即为中晚期

据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肝脏外科主任、中山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陈敏山教授介绍,由于肝癌起病隐匿、症状不明显,大部分肝癌患者感觉不舒服去就诊的时候,就已经是中晚期了,所以肝癌往往被称作“沉默的杀手”。

为了预防肝癌,陈教授提出了两点建议:一方面,有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背景、肝癌家族史、长期酗酒习惯的肝癌高危人群,需要重视肝癌筛查,每半年做一次超声体检。另一方面,对于非高危人群来讲,也需要每年定期做健康体验,这是发现早期肝癌的重要途径。

多学科诊疗:

实现肝癌治疗全新突破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肝癌现有的治疗方法逐渐增多,包括肝切除术、移植术、介入术、消融术、内科药物治疗、放射治疗等等,然而,仅仅依靠单一手段治疗能取得的疗效已经进入平台期,很难再取得进展。肝癌多学科诊疗(MDT)团队的建立,实现了肝癌治疗的全新突破。

陈敏山教授很早就提出了肝癌多学科诊疗的主张。目前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已经建立起以外科为主导的肝癌多学科诊疗(MDT)团队。通过对患者病情进行多学科诊疗的讨论,可以避免单一手段的反复治疗,为肝癌患者提供个体化的诊疗方案及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关于不同治疗方式的选择,陈敏山教授解释道,外科手术主要适用于肿瘤局部早期及局部中期的患者,越早期,治疗效果越好。一旦肝癌发展到中晚期,通常已经是全肝甚至全身病变,失去根治性手术机会,只能采取药物治疗。因此,药物治疗的进展对提升肝癌患者的整体治疗效果至关重要。

陈敏山教授表示,“肝癌药物治疗最早是实行靶向药物治疗和化疗,但效果并不是很好。治疗肝癌的药物十分缺乏,直至2017年,仍只有索拉非尼一个有效药物。免疫治疗的出现,在肝癌治疗领域掀起了一阵风暴。然而,初期免疫治疗用于肝癌的一些研究并不顺利。随着免疫治疗跟其他药物的联合,疗效大大提升,我们不仅发现了免疫治疗自身的奇效,也发现了联合疗法的魅力。”

里程碑事件:

“T+A”奠定免疫联合治疗的基础

“‘T+A’免疫联合疗法的获批,标志着免疫治疗进入新时代。免疫治疗联合其它治疗方法,如化疗、手术、介入等,可以提升其疗效,显著提高患者生存率。” 陈敏山教授说道。

据悉,此次获批的主要依据是III期临床试验IMbrave150。作为IMbrave150在中国区的主要研究者之一,陈敏山教授指出,“相较于索拉非尼,‘T+A’联合疗法获得了很好的阳性结果,它是免疫治疗药物PD-L1抑制剂与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无论从生存率,还是无进展生存期都显著性提高了。此外,该疗法的肿瘤完全缓解率达到了10%,这是十分令人鼓舞的。客观缓解率也达到三成,说明有三分之一的患者很明显出现肿瘤缩小的现象。肿瘤缩小也带来了另一种新希望,把一些无法进行手术切除的肿瘤转化为可手术切除。而该疗法在中国患者亚群中的数据比全球人群更加出色,所以我们很有信心把这个治疗方案用在中国肝癌病人身上。”

陈敏山教授表示,“‘T+A’方案获批上市的意义重大,是免疫联合治疗时代的一个里程碑事件,不仅提升了肝癌患者的疗效,更奠定了免疫联合治疗的基础。未来,该方案还有更多的发展潜力和可能,将进一步与其它方法进行联合治疗,比如联合介入治疗、消融治疗、手术治疗等,这将会大大丰富整个肝癌的治疗模式。相信在未来,药物对肝癌治疗会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肝癌患者对抗病情可选择的武器也将越来越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爱上海信H55E72A就是这么简单
培养一名航天员到底有多难?
全新光学设计 永诺将推出新款50mm f/1.4
4月MPV:市场“换血”高端走俏 宝骏730需自强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