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业快讯 > 正文

东莞荣升全国第十五个“双万”城市!哈一代内外销齐增,助推东莞经济迅猛发展

2022-01-22 16:38:52       来源:财讯网
1月20日,广州。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代省长王伟中代表省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披露,2021年,广东GDP达12.4万亿元,同比增长8%。

报告上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是,东莞成为广东第四个经济总量过万亿元的城市。

同日举行的江苏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江苏省代省长许昆林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披露,2021年,江苏GDP迈上11万亿元新台阶,达11.63万亿元,增长8.6%。

广东、江苏,这是中国经济的耀眼双星,两地GDP总和占全国经济比重的21%。

广东、江苏两地并列为全国拥有最多万亿GDP城市(4个)的省份(来源:国民经略)

省强源于城市强,特别是省内各城市的集体崛起。

2021年,随着东莞GDP破万亿,广东GDP进入“万亿元俱乐部”的城市增至4个,分别是:广州、深圳、佛山、东莞。

和广东一样,江苏省GDP破万亿的城市,截至目前也有4个,分别是:苏州、南京、无锡、南通。

这样,光是广东和江苏,迈入“万亿GDP”的城市就多达8个。放眼全国,目前共有24个万亿级城市,东莞是这24个城市中的新入局者。

2020年,作为万亿俱乐部种子选手的东莞憾差咫尺,2021年再看那个跑进来的,又还是它,而且只有它一个。

经济规模与人口规模共振

东莞是一个特别的城市。

在所有进入万亿元GDP序列的城市中,东莞低调、内敛,并不抢眼。

不止一次,外地朋友来到东莞,总在见面时欲言又止。最后没憋住的人会说:“感觉不像个大城市呀?”

的确,仅从外观上看,东莞似乎与其经济规模和发展速度不太匹配。

东莞市区(来源:清溪在线)

东莞位于珠江东岸,处在广州和深圳中间。历史上曾隶属惠阳专区,1985年由东莞县改为县级东莞市,1988年升级为地级市。行政架构上,升格为地级市后,并未设立县区一级,直接由市直管镇。

当时的一位市领导回忆起这么安排的初衷时告诉南风窗,一方面可以减少编制,少养些人,减轻财政压力,另一方面,这样的行政架构对东莞快速发展有利,行政效率高。

在广东省,保持这样架构的,还有同是县级市升级为地级市的中山。

利用身处深圳和广州两大城市腹地的优势,以及距离香港近,血缘、乡情浓郁和来往密切的优势,东莞在改革开放后,从“三来一补”起家,不仅吸引大量港资,也吸引大量台资,并由此点燃了“世界制造业之城”的烽火。

东莞造纸车间

一组组数据,可见证东莞的快速发展。

权威资料显示,1978年东莞地区生产总值6.1亿元,1992年破100亿元。10年后,即2002年,东莞GDP始破千亿,达1189亿元。2021年,东莞GDP破万亿。

这意味着从千亿到万亿,东莞用了19年时间。

伴随着经济体量壮大,人口迅速扩张。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东莞常住人口达1047万人,成为广东省仅次于广州和深圳的第三城。在全国14座特大城市中,东莞人口排第二。

此外,东莞的年轻人占比很高。统计显示,15-59岁年龄段占据东莞总人口的81.41%。

2021年全国城市年轻人指数排名TOP10,东莞名列第五(来源:第一财经)

机遇青睐有准备的城市

人变多了,首先是因为经济机会变多了。

记者调查发现,这和东莞产业发展以及经济韧性有关,同时也和我国得当的防疫措施和明显的防疫效果有关。

1月21日,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对南风窗表示,东莞外向型经济的特征注定了其在全球参与国际分工与合作中,势必受到国外“风吹草动”的巨大影响,当下,主要和全球各地的疫情防控能力有关。

林江说,早些年,在经济转型中,不少企业出于成本考虑转移到东南亚等地区,但疫情爆发2年来,由于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普遍疫情防控能力较弱,导致这些工厂无法正常开工,最终订单又转回中国国内生产,这引发了“转单效应”,东莞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疫情防控又表现优异。”林江说,转回国内的订单主要转移到广东,而广东又主要是分流到东莞。

而东莞之所以成为订单流动的主要目的地,是因为它历史形成的优势。“东莞过去几十年所形成的产业链优势,是其他地方没法比的。”林江说。

2020年全国主要城市外贸依存度,东莞位居榜首(来源:风口财经)

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位于东莞,其产品内外销各占一半,相对于疫情发生前,该企业订单不降反增,大约增长50%。其中,出口增长约30%,其他主要来自内销的增长。

1月21日,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接受南风窗采访时也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印度、越南、缅甸等国没法复工复产,订单就转回来了。他表示,订单回流同时也得益于中国经济恢复较快。

2021年3月,中国服装协会在其官微的一篇文章也指出过这种现象:受益于国内疫情率先得到有效控制,中国服装行业凭借完备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快速恢复生产供给,在海外经济重启、市场需求回升以及部分订单回流的情况下,服装出口降势逐步缓解,并于(2020年)8月开始连续5个月呈现正增长。

2021年12月21日黄埔海关发布的东莞前11月外贸数据显示:2021年前11个月,东莞外贸进出口1.39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15.8%。前11个月,东莞外贸整体规模位居全省第二位,仅次于深圳。

在东莞市委党校教授王学敏看来,除外贸出口促进了增长,第三产业的发展也很重要,比如,随着人口增多带来服务业发展和消费增长。

“机器换人等生产变革,使得在一线的产业工人有所减少,但产能明显增加。”王学敏分析,一些技术人员因收入增长并在东莞安家落户后,之后把父母、孩子也迁移过来,这也带动消费增长。

制衣车间采用智能吊挂系统,减少人工提升工作效率

2021年1-11月,东莞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46.81亿元,同增14.5%。同期,佛山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278.13亿元,同增9.8%。从这一组数据对比里,可以看到人口规模的优势。东莞常住人口比佛山多97万人。

多种因素助推东莞GDP在2021年破万亿,但在官方看来,东莞的底气,主要还在于制造业这一块。

如果以“金字塔”结构来描述它,东莞的制造业是这样构成的:

东莞拥有超过19万家工业企业,涵盖34个大类、6万多种产品,形成了完备产业链体系。

2020年疫情突然暴发时,东莞依托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口罩机的产能瞬间飙升,东莞口罩机产能约占全国的60%。这是金字塔的基座。

这一基座,让东莞有了“抵御风险、安身立命”的基础,这也是东莞在疫情发生时,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重要原因。

东莞有1.1万多家规上工业企业,数量仅次于苏州、深圳,三年“小升规”企业数量总和全省第一。这是金字塔的中部。

目前,东莞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7387家,数量位居广东省地级市首位。这是金字塔的顶端。

东莞松山湖国际创新创业园区

一个地级市拥有近7400家国高企业,这比一些省的总数还多,这就是东莞经济发展的活力与潜力所在,也是东莞核心竞争力所在。

真有那么多人?

东莞有超过1000万常住人口,这让不少人感到不可思议。乘坐地铁、公交或者行走街头,人们并没有感到熙攘往来,这两年甚至会感到人变少了。

这是什么原因呢?

“东莞常住人口破千万,不是第七次人口普查后才达到的。”王学敏告诉南风窗,东莞早前就已破千万。

2010年,东莞官方公布常住人口突破800万人,有官方人士便曾告诉南风窗,当时根据食用盐以及手机卡等指标来推算,就已有1200万人。“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可能和实际数据有出入,但也具有参考意义。”

去年,第七次人口普查公布东莞的常住人口为1047万,这个数据截止的时间是2020年11月1日零时。但据南风窗查阅中国统计出版社出版的相关书籍,早在2016年,东莞常住人口就已达1016.58万人。2020年,这个数据为1048.36万人。

“感受不到”的主要原因首先在于东莞作为一座制造业城市,“职住一体”是其主要特性。肖森林告诉南风窗特约记者,产业工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在厂区或围在工厂周边,方便就近上下班,因此流动性不大,所以感受不到。此其一。

东莞制造业的人才总量超过104万,占全市总量的比重超过40%(来源:南方+)

其次,东莞公共交通不方便。事实上,这座早已超过千万常住人口的城市里,从市区坐公交到近邻广州或深圳的镇,兜兜转转,需要好几个小时。至今,东莞唯一的一条地铁线路只经过石龙、茶山、东城、南城、厚街、虎门等5个镇街,但东莞有32个镇街。此外,还不包括松山湖管委会等产业园区。因为通达性有限,唯一的一条地铁在多数时间里空荡荡的。

再次,东莞是个多中心城市。32个镇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本地居民在域内即可完成“吃喝玩乐”,加上市区尚未形成强吸引力的商业地标,如追求高档次购物,很多东莞人可直接开车或坐车去深圳或广州。所以中心的向心力不强,市内人口流动性就偏低。

2021年12月13日,东莞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轨迹显示,病例从西安返回东莞,吃喝玩乐均在大朗镇完成。截至12月22日24时,与这一波局部疫情相关的病例共24例,但这些病例均在大朗镇内活动,没有波及其他镇街。

也就是说,“感受不到”东莞是座常住人口超千亿的城市,是因为人口分布均匀,而且流动性弱。

那么,该如何看待东莞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双双发生统计学意义上的突破呢?

人口上看,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东莞全市大专以上人口为138.5万,只占常住人口比例13.2%,远低于深圳28.8%(507万)、广州的27.3%(509万)、珠海的25.8%(62.8万),比佛山16.1%(153万)还要低,东莞全市还有57.9%为初中及以下学历人口。

2020年,东莞每十万人口中拥有大学程度人口为13241人,居全省第六

东莞技能人才目前约112.2万人,占产业工人的22.3%。

人口的学历和技术水平,是与产业结构相统一的。这表明,尽管东莞提供的经济机会吸引了大量人口,但至今仍然面对着高质量发展这个数十年追求的目标如何更好地实现的问题。

从经济规模的发展上看,与其他进入万亿GDP城市相比,东莞也面临不少挑战。江苏南通,2004年GDP突破1000亿元,2020年达到破万亿,达10036.3亿元。从破千亿到破万亿,南通用了16年。

再看佛山,2002年,佛山全市国内生产总值破千亿元,达1168.66亿元。2019年,佛山GDP破万亿,达10751.02亿元。从破千亿到破万亿,佛山用了17年。

东莞GDP从破千亿到破万亿,前后用了19年,速度称不上快。

但破万亿后,东莞会有更多的机会。林江说,东莞今后在争取发展项目落地上,在城市规划、土地指标和公共交通、教育、医疗等配给上,将更容易获得支持,这对东莞来说无疑是个新的发展起点。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商业快讯

东莞荣升全国第十五个“双万”城市!哈一代内外销齐增,助推东莞经济迅猛发展

2022-01-22 16:38:52   财讯网

1月20日,广州。广东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上,代省长王伟中代表省政府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披露,2021年,广东GDP达12.4万亿元,同比增长8%。

报告上传递的另一个重要信息是,东莞成为广东第四个经济总量过万亿元的城市。

同日举行的江苏省十三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江苏省代省长许昆林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披露,2021年,江苏GDP迈上11万亿元新台阶,达11.63万亿元,增长8.6%。

广东、江苏,这是中国经济的耀眼双星,两地GDP总和占全国经济比重的21%。

广东、江苏两地并列为全国拥有最多万亿GDP城市(4个)的省份(来源:国民经略)

省强源于城市强,特别是省内各城市的集体崛起。

2021年,随着东莞GDP破万亿,广东GDP进入“万亿元俱乐部”的城市增至4个,分别是:广州、深圳、佛山、东莞。

和广东一样,江苏省GDP破万亿的城市,截至目前也有4个,分别是:苏州、南京、无锡、南通。

这样,光是广东和江苏,迈入“万亿GDP”的城市就多达8个。放眼全国,目前共有24个万亿级城市,东莞是这24个城市中的新入局者。

2020年,作为万亿俱乐部种子选手的东莞憾差咫尺,2021年再看那个跑进来的,又还是它,而且只有它一个。

经济规模与人口规模共振

东莞是一个特别的城市。

在所有进入万亿元GDP序列的城市中,东莞低调、内敛,并不抢眼。

不止一次,外地朋友来到东莞,总在见面时欲言又止。最后没憋住的人会说:“感觉不像个大城市呀?”

的确,仅从外观上看,东莞似乎与其经济规模和发展速度不太匹配。

东莞市区(来源:清溪在线)

东莞位于珠江东岸,处在广州和深圳中间。历史上曾隶属惠阳专区,1985年由东莞县改为县级东莞市,1988年升级为地级市。行政架构上,升格为地级市后,并未设立县区一级,直接由市直管镇。

当时的一位市领导回忆起这么安排的初衷时告诉南风窗,一方面可以减少编制,少养些人,减轻财政压力,另一方面,这样的行政架构对东莞快速发展有利,行政效率高。

在广东省,保持这样架构的,还有同是县级市升级为地级市的中山。

利用身处深圳和广州两大城市腹地的优势,以及距离香港近,血缘、乡情浓郁和来往密切的优势,东莞在改革开放后,从“三来一补”起家,不仅吸引大量港资,也吸引大量台资,并由此点燃了“世界制造业之城”的烽火。

东莞造纸车间

一组组数据,可见证东莞的快速发展。

权威资料显示,1978年东莞地区生产总值6.1亿元,1992年破100亿元。10年后,即2002年,东莞GDP始破千亿,达1189亿元。2021年,东莞GDP破万亿。

这意味着从千亿到万亿,东莞用了19年时间。

伴随着经济体量壮大,人口迅速扩张。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东莞常住人口达1047万人,成为广东省仅次于广州和深圳的第三城。在全国14座特大城市中,东莞人口排第二。

此外,东莞的年轻人占比很高。统计显示,15-59岁年龄段占据东莞总人口的81.41%。

2021年全国城市年轻人指数排名TOP10,东莞名列第五(来源:第一财经)

机遇青睐有准备的城市

人变多了,首先是因为经济机会变多了。

记者调查发现,这和东莞产业发展以及经济韧性有关,同时也和我国得当的防疫措施和明显的防疫效果有关。

1月21日,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对南风窗表示,东莞外向型经济的特征注定了其在全球参与国际分工与合作中,势必受到国外“风吹草动”的巨大影响,当下,主要和全球各地的疫情防控能力有关。

林江说,早些年,在经济转型中,不少企业出于成本考虑转移到东南亚等地区,但疫情爆发2年来,由于世界其它国家和地区普遍疫情防控能力较弱,导致这些工厂无法正常开工,最终订单又转回中国国内生产,这引发了“转单效应”,东莞也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疫情防控又表现优异。”林江说,转回国内的订单主要转移到广东,而广东又主要是分流到东莞。

而东莞之所以成为订单流动的主要目的地,是因为它历史形成的优势。“东莞过去几十年所形成的产业链优势,是其他地方没法比的。”林江说。

2020年全国主要城市外贸依存度,东莞位居榜首(来源:风口财经)

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位于东莞,其产品内外销各占一半,相对于疫情发生前,该企业订单不降反增,大约增长50%。其中,出口增长约30%,其他主要来自内销的增长。

1月21日,广东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肖森林接受南风窗采访时也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印度、越南、缅甸等国没法复工复产,订单就转回来了。他表示,订单回流同时也得益于中国经济恢复较快。

2021年3月,中国服装协会在其官微的一篇文章也指出过这种现象:受益于国内疫情率先得到有效控制,中国服装行业凭借完备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快速恢复生产供给,在海外经济重启、市场需求回升以及部分订单回流的情况下,服装出口降势逐步缓解,并于(2020年)8月开始连续5个月呈现正增长。

2021年12月21日黄埔海关发布的东莞前11月外贸数据显示:2021年前11个月,东莞外贸进出口1.39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15.8%。前11个月,东莞外贸整体规模位居全省第二位,仅次于深圳。

在东莞市委党校教授王学敏看来,除外贸出口促进了增长,第三产业的发展也很重要,比如,随着人口增多带来服务业发展和消费增长。

“机器换人等生产变革,使得在一线的产业工人有所减少,但产能明显增加。”王学敏分析,一些技术人员因收入增长并在东莞安家落户后,之后把父母、孩子也迁移过来,这也带动消费增长。

制衣车间采用智能吊挂系统,减少人工提升工作效率

2021年1-11月,东莞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846.81亿元,同增14.5%。同期,佛山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278.13亿元,同增9.8%。从这一组数据对比里,可以看到人口规模的优势。东莞常住人口比佛山多97万人。

多种因素助推东莞GDP在2021年破万亿,但在官方看来,东莞的底气,主要还在于制造业这一块。

如果以“金字塔”结构来描述它,东莞的制造业是这样构成的:

东莞拥有超过19万家工业企业,涵盖34个大类、6万多种产品,形成了完备产业链体系。

2020年疫情突然暴发时,东莞依托强大的供应链体系,口罩机的产能瞬间飙升,东莞口罩机产能约占全国的60%。这是金字塔的基座。

这一基座,让东莞有了“抵御风险、安身立命”的基础,这也是东莞在疫情发生时,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重要原因。

东莞有1.1万多家规上工业企业,数量仅次于苏州、深圳,三年“小升规”企业数量总和全省第一。这是金字塔的中部。

目前,东莞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7387家,数量位居广东省地级市首位。这是金字塔的顶端。

东莞松山湖国际创新创业园区

一个地级市拥有近7400家国高企业,这比一些省的总数还多,这就是东莞经济发展的活力与潜力所在,也是东莞核心竞争力所在。

真有那么多人?

东莞有超过1000万常住人口,这让不少人感到不可思议。乘坐地铁、公交或者行走街头,人们并没有感到熙攘往来,这两年甚至会感到人变少了。

这是什么原因呢?

“东莞常住人口破千万,不是第七次人口普查后才达到的。”王学敏告诉南风窗,东莞早前就已破千万。

2010年,东莞官方公布常住人口突破800万人,有官方人士便曾告诉南风窗,当时根据食用盐以及手机卡等指标来推算,就已有1200万人。“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可能和实际数据有出入,但也具有参考意义。”

去年,第七次人口普查公布东莞的常住人口为1047万,这个数据截止的时间是2020年11月1日零时。但据南风窗查阅中国统计出版社出版的相关书籍,早在2016年,东莞常住人口就已达1016.58万人。2020年,这个数据为1048.36万人。

“感受不到”的主要原因首先在于东莞作为一座制造业城市,“职住一体”是其主要特性。肖森林告诉南风窗特约记者,产业工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在厂区或围在工厂周边,方便就近上下班,因此流动性不大,所以感受不到。此其一。

东莞制造业的人才总量超过104万,占全市总量的比重超过40%(来源:南方+)

其次,东莞公共交通不方便。事实上,这座早已超过千万常住人口的城市里,从市区坐公交到近邻广州或深圳的镇,兜兜转转,需要好几个小时。至今,东莞唯一的一条地铁线路只经过石龙、茶山、东城、南城、厚街、虎门等5个镇街,但东莞有32个镇街。此外,还不包括松山湖管委会等产业园区。因为通达性有限,唯一的一条地铁在多数时间里空荡荡的。

再次,东莞是个多中心城市。32个镇街“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本地居民在域内即可完成“吃喝玩乐”,加上市区尚未形成强吸引力的商业地标,如追求高档次购物,很多东莞人可直接开车或坐车去深圳或广州。所以中心的向心力不强,市内人口流动性就偏低。

2021年12月13日,东莞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报告,轨迹显示,病例从西安返回东莞,吃喝玩乐均在大朗镇完成。截至12月22日24时,与这一波局部疫情相关的病例共24例,但这些病例均在大朗镇内活动,没有波及其他镇街。

也就是说,“感受不到”东莞是座常住人口超千亿的城市,是因为人口分布均匀,而且流动性弱。

那么,该如何看待东莞人口规模和经济规模双双发生统计学意义上的突破呢?

人口上看,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东莞全市大专以上人口为138.5万,只占常住人口比例13.2%,远低于深圳28.8%(507万)、广州的27.3%(509万)、珠海的25.8%(62.8万),比佛山16.1%(153万)还要低,东莞全市还有57.9%为初中及以下学历人口。

2020年,东莞每十万人口中拥有大学程度人口为13241人,居全省第六

东莞技能人才目前约112.2万人,占产业工人的22.3%。

人口的学历和技术水平,是与产业结构相统一的。这表明,尽管东莞提供的经济机会吸引了大量人口,但至今仍然面对着高质量发展这个数十年追求的目标如何更好地实现的问题。

从经济规模的发展上看,与其他进入万亿GDP城市相比,东莞也面临不少挑战。江苏南通,2004年GDP突破1000亿元,2020年达到破万亿,达10036.3亿元。从破千亿到破万亿,南通用了16年。

再看佛山,2002年,佛山全市国内生产总值破千亿元,达1168.66亿元。2019年,佛山GDP破万亿,达10751.02亿元。从破千亿到破万亿,佛山用了17年。

东莞GDP从破千亿到破万亿,前后用了19年,速度称不上快。

但破万亿后,东莞会有更多的机会。林江说,东莞今后在争取发展项目落地上,在城市规划、土地指标和公共交通、教育、医疗等配给上,将更容易获得支持,这对东莞来说无疑是个新的发展起点。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责任编辑:kj005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金融科技下,金融企业如何保障信息安全
主播雨化田们再接新活,这次让网友们下载的是交管12123APP
深圳看到科技发布Kandao Meeting S 180°超广角智能视频会议机
QQ音乐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小事”,让这些孩子听见“听不见”的音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