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 科技视角

apple手表真的有益健康吗?全面为你解析!

2019-03-22 16:26:30   新海外资讯

健康似乎是全人类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毕竟不管哪个国家的人都非常重视生老病死。随着可穿戴设备的兴起,人们已经开始习惯使用这些随身设备来实时检测自身健康。但正是由于每个人都关心自己的健康,可穿戴设备——尤其是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 的价格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高,这是否意味着穷人无法享受到平等的医疗服务呢?不仅如此,可穿戴设备所涉及的个人数据隐私问题也开始引起人们关注。本文作者 Sascha Brodsky 针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

Beth Stamps 是一名家庭保健护士,住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Fayetteville 市。2019 年1 月10 日,她上门照看一位病人,那位女病人一开始觉得自己心怦怦猛跳,于是不得不联系了Beth Stamps。这位病人说道:

“我感觉心跳是平时的两倍了,好像在跑一场马拉松。我吓坏了。”

Beth Stamps 查看了那位病人佩戴的苹果智能手表Apple Watch,它可以追踪用户的心跳。Apple Watch 显示,她的心跳达到了每分钟177 次,几乎是正常情况下静止时心率的两倍。这款手錶警告她要联系医生。于是,Beth Stamps拨打了911 急救电话,病人很快被送往急救室。在那里被确诊为室上性心动过速,属于一种心律失常。病人说:

“打那以后,我就拿定主意,每天都要用Apple Watch查看自己的心跳。”

Beth Stamps 的经历可能在生活中越来越常见,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能追踪了解个人身体状况的变化,无需专业医学人士的帮助。去年苹果公司发布的新版智能手錶Apple Watch 4 具备一种心电图功能,用户可以在家中监控健康状况。根据2019 年的一项研究认为,包括通过无线传感器和移动应用程序进行健康监控的工具在内,医疗设备市场预计将迎来大幅增长。

推出上述工具的医疗企业在筹备推出功能更强大的设备,不仅限于提供基本的心跳数据。一家名为Health.io 的以色列公司最近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批准,可以推出一项测试产品,让那些存在罹患肾脏相关疾病、如心脏病或糖尿病的人使用智能手机,通过检测尿液了解他们的肾脏受到多大的损伤。这种检测工具将一次性试纸与智能手机的摄像头结合,用户可以很快读取检测及分析的结果。

另一种医用设备叫Butterfly iQ,它号称是全球首款手持式全身超声波系统。该产品已经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批准,将很快推向市场,用作内科医生监控慢性病症状的工具,比如罹患囊胞性纤维症的孩子需要定期做超声波扫描,就可以使用这种设备。推出Butterfly iQ的厂商还在测试,希望让消费者能无需内科医生监督就直接使用该设备,但还没有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上市批准。

家用健康设备可能挽救生命,但它们价格不菲,而且在保护隐私和准确性方面令人担忧。以Apple Watch 4 为例。如果搭配iPhone 或者其他手机的套餐,它的起售价约为400 美元。Butterfly iQ 的售价预计将略低于2000 美元。一些观察人士警告,高价的家用医疗技术可能让本已严重的贫富悬殊形势恶化。

纽约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学系的第一任系主任Arthur L. Caplan 博士指出:

“贫富差距是个大问题。不是所有人都有使用这种技术的渠道,如果它价格昂贵,可能价格以后会跌下来,但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它们肯定会降价。富人和中产可能会享受监控(技术),穷人不会。”

“如果世上最富有的那一群人最终能比别人早一步看医生,那会怎样?”

智能可穿戴产品让人们开始拥有安坐家中监控健康数据的能力,但医学伦理学人士担心,昂贵的设备正在拉大有钱人和穷人享受公平医疗服务的差距。

研究法律和医学的科罗拉多大学教授Craig Konnoth 认为,假如更富有的人能比其他人更快得到医疗护理,他们甚至最终可能比普通大众更健康。他反问:

“如果世上最富有的那一群人比别人早一步去看医生,那会怎样?”

事实上,在2012 年,佔全美人口五分之一的富有人群比其他美国人得到的医疗服务高出43%。

还有一个準确性的问题。Craig Konnoth 继续说道:

“我们没有给它们(这类设备)制定标準。如果我的Fitbit测步智能设备只是在我步行的时候关机,那倒罢了,可要是一款追踪重要健康信息的设备不准,性质就不一样了。我们需要知道,要明确作为医疗设备,而不仅仅是可供人们娱乐或者逗乐的物件,这些工具必须得多精确、多準确。”

Suzanne Steinbaum 是纽约市西奈山医院的心血管预防、健康和卫生主任、医学博士,她表示,一些病人之前没有被确诊心脏有问题,多亏了Apple Watch 或者类似的设备示警,他们才前往医院求诊,她已经碰到多位病患属于这种情况。

但和其他很多专家一样,Suzanne Steinbaum 提醒说,即便家用监控设备收集的信息準确无误,自我监控的工具也有缺陷。信息不一定都是重要的。Suzanne Steinbaum 记得有一位女士因为看到Apple Watch 的监测结果就急匆匆跑来求治,她回忆说:

“看了那(块表)之后,我可以确定地告诉她,这只是正常的心率。我们需要填补病患数据与内科医生之间的鸿沟,以便让病人用可以理解的方式解读信息,不会把医患对话搞得複杂,或者不会让用户因为误以为自己患病而焦虑。”

苹果公司并未回应关于这个问题置评的请求,不过他们在公司官网公布了一条免责声明,称Apple Watch 无法监测某些病症状况,包括心肌梗塞。

如果并非让医生主导分析生物衡量的结果,就不可避免地让解读的重任落在那些没有得到任何专业训练的人身上,在得到异常的测量数据提醒以后,就要由这些人定夺该如何做。他们往往不知道怎幺造成异常情况,于是会发出错误的警告,产生过度的担忧,这也不足为怪。美国医疗集团Partners HealthCare 驻波士顿的互联健康领域副总裁、医学博士Joseph Kvedar 说道:

“至于说如果让这些设备脱离医院掌控,它们能发挥什幺功能,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这个问题。这是一个让人兴奋的领域,它正在成长,但技术不同,準确性和功效也是各有千秋的。 “如果我的Fitbit测步智能设备在我步行的时候关闭,那倒罢了,可要是一款追踪重要健康信息的设备不准,性质就不一样了。”

即使用户不想买健康监控设备,或者买不起,可能也会碰到怂恿他们使用的机会。像Medica 和UnitedHealthcare 这样的一些用人单位和医疗保险公司就在提供优惠,补贴那些使用Fitbit 和Apple Watch 等健康监控设备追踪自己行动的人。

乍看起来,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但密歇根大学医学伦理学的专家Kayte Spector-Bagdady 教授认为,这样奖励消费者使用监控设备会引起伦理问题。她指出:

“关于是应该鼓励人们的某种行为,还是惩罚不当的行为,一直存在争议。如果一些公司因为员工不戴Fitbit 就要让员工多出10%的费用,那倒没什幺,可如果一个单亲妈妈觉得,要是不戴Fitbit,就买不起医疗保险,那就是很大的诱惑了。我认为,应该避免这种情况。”

“关键是,病人要知道别人在怎样使用他们的数据。”

《华盛顿邮报》曾在今年二月有过报导,披露一些员工使用可穿戴设备的数据可能直接传送给他们的老闆。报导称,美国德州塑料配件公司Regal Plastics 的员工就在佩戴数字健康追踪器,用来提高员工的健身水平。追踪器可以测量员工每天的活动,通过Regal Plastics 的保险代理公司UnitedHealth Group 的账户,将追踪的信息发送到经理个人手机的应用程序上。

採用家庭医疗监控设备的消费者越多,产生的健康数据就会越多,就像如今随处可见的智能手机那样,能够产生有关用户去向和行动的数据,这些数据是科技公司早就已经利用的。假如我们担心私营公司将我们上网的数据用来牟利,那幺监控设备越来越有能力获得大量个人医疗信息就更值得警惕。科罗拉多大学教授Craig Konnoth 教授表示,使用健康追踪设备的人可能没有读过有关他们这类信息分享的隐私协议。不仅如此,他还主张应该提高透明度,更明确设备收集哪些数据,就算用户只愿意同医生分享来自健康监控设备的数据,可能他们透露的信息也多得超出他们的想像。Craig Konnoth 教授说道:

“关键是,病人要知道别人在怎样使用他们的数据。”

今后,如果健康设备里的信息直接透露给健康服务商,用户可能无法避免有关个人健康和行为的信息与内科医生分享,无论他们是否愿意。纽约大学医学院医学伦理学系的第一任系主任Arthur L. Caplan称:

“这会创造一个医生对病人不胜其扰的全新环境。”

Arthur L. Caplan 预计,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医生可能因为发现病人不遵医嘱就决定放弃治疗,到那个时候,医生们可能说:“我从你的记录里发现,你没有听话。”

至少对于担任医护人员的Beth Stamps 来说,Apple Watch 带来的任何隐私与成本问题都不及这款设备在她需要时雪中送炭的恩惠。她中肯地评价道:

“虽然Apple Watch 有点贵,但老实说它可能真的物有所值,尤其是当我们在讨论一种可能挽救性命的东西。”

相关阅读

美图推荐

爱上海信H55E72A就是这么简单
培养一名航天员到底有多难?
印度全国贸易商联合会反对沃尔玛160亿美元收购
为视频而生 松下GH5S微单相机开箱图赏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