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业界 互联网 行业 通信 科学 创业

发掘古方养生 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专访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郭占恒

来源:财讯网 2022-01-24 10:42:54
A+ A-

前不久,全国政协围绕“加大中医药资源的发掘和保护”主题协商议政,有关中医药古籍的梳理、保护和挖掘,加强民间验方、秘方和技法的征集和抢救等成为各方的共识。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各省市都纷纷出台政策规定,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尤其是在经历过这次疫情大考后,中医药发展进入快车道。”浙商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郭占恒说,出身于中医世家的他深受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熏陶,退休之后开始关注传统中医药,近年来积极古中医炁脉调理事业建言献策。几个月前,他和相关人士一起发出了成立江西省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教育发展基金的倡议书,呼吁社会支持开展中医药技艺传承、研发及产业转化、古籍古方的收集整理等。

郭占恒是炁脉健康发展的参与者与支持者。从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批复同意成立的浙江省现代炁脉健康研究院,到致力于人才培养与职业教育扶贫的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炁脉调理事业发展的道路上一直有他的身影。

从事政策研究工作多年的郭占恒说,炁脉调理是“中医药健康养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一枝迎春花”,其发展也面临许多不易,亟需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

问:如今人们能接触到的传统养生方法五花八门,炁脉调理并不是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一种。为何您会选择这种方式并一直坚持下去?

郭占恒:我比较认同这套调理体系有两点原因。第一点是源自我的成长经历。我的父亲16岁时就在北京同仁堂当药工,家人和附近村民生病都会找他,可以称得上是资深老中医。尽管我没有继承父亲的职业,但长期以来我对传统中医就有一定的认知。第二点是我比较注意身体保养。我自知身体体质弱,为支撑起高强度工作,我从不熬夜,还经常会去做艾灸、推拿等。如果平时没有尝试过各种养生方法,自然也不太会去选择炁脉调理。

在比较了众多调理方式后,我认为炁脉调理确实有一定效果。我相信只要坚持下去,不能说越来越好,至少可以增强免疫力。于是,我撰写了长篇文章《创立炁脉养生体系 造福黎民百姓健康》,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在调理过程中与其他人接触的体会。此后,我又写了一篇附记,补充这些年来炁脉调理的新进展,比如成立浙江省炁脉调理研究院、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等。

问:您不仅是炁脉调理的受益者,也是其发展的参与者。在设立浙江省炁脉调理研究院、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等一系列新进展中,您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郭占恒:一是积极推动挂牌成立浙江省炁脉调理研究院。我认为炁脉调理作为古中医的一个门类应给予深入研究。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在给浙江省民政厅社会组织管理局的复函中指出,该研究院的创立“有利于推进中医药的继承和创新,有利于促进中医药的学术繁荣”。

二是捐助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我此前了解到学校发展面临师资不足,研究力量不足,校舍场地不足,办学经费不足等困扰后,我倡议与社会各界共同发起成立 “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教育基金”,并捐资20万元。

捐资的初衷是对革命老区的人民、对革命先烈有一种回报,希望能为革命老区的孩子们改变人生助一臂之力,并引起政府、社会关注。此外,还有一层意义是助推古中医炁脉调理振兴。我认为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以人为中心的现代化,现代化是以健康为首的。作为受益者,我愿通过此举来作为一种支持,起示范带头作用,让社会上更多人有认知能受益。

问:近年来,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职业教育能够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与此同时,当前中医药发展仍面临人才瓶颈制约明显等突出问题。那么,作为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的捐资人,您对学校在“扶技、扶智、扶志”等方面的作用有什么样的认识?

郭占恒:从小我对兴国县就很有感情。兴国县是革命老区有“将军县”“烈士县”的别称。

令人崇敬的是,兴国县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兴国县出了56位开国将军,将军背后是无数个烈士的牺牲。

令人忧虑的是,兴国县长年是国家级贫困县,2020年4月才脱贫摘帽。地处偏远地区,生产力低下,很多烈士后代都比较贫穷。

据我了解,学校里90%以上的学生都是农家子弟。因为父母外出打工,这些孩子平时由老人管,荒废了最好的读书年华,大部分都只是初中毕业。我是北方农村长大的,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对农村孩子有多一份的关切。

也就是2018年5月,我恰巧受邀在江西赣州大余县讲课,顺路来到学校参观。我欣喜地看到,这所学校对于兴国籍学生免除学费,对兴国籍贫困家庭学生还免除住宿费。

中医一直强调师徒传承制,实际上学校教育也是一种传承,并且是有理论指导的,规范化、标准化的传承,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几十、几百。学校不仅对年轻人传授古中医技法知识,还特别重视品德教育,毕业后又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据我了解,目前已有40余位毕业生就业,工作第一年每月6000元收入,并且包吃包住,真是扶技、扶智、扶贫,一举多得。

问:近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开征求《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条例(草案)》意见,涵盖中医药传统知识的登记和认定、主管机关等。作为政策研究工作者,您认为应该如何促进中医药尤其是民间中医药发展?

郭占恒:实践永远走在理论和政策的前面。我认为,总体而言社会各界还需给予中医药产业尤其是民间中医药产业更多认知、宽容、支持、允许。

首先,要强化对传统中医药理念的认知。任何事情都是理念指导行动的,不可盲从。中西医各有所长,但长期以来西医药独大。尽管近年来人们对中医药的认知有了很大提升,可要完全扭转人们的认知是很难的,改变是一个长期过程。

二是政策支持。在原来的理念下,政策是向西医药倾斜的,改变这个局面还需要不断建立和完善对中医药的支持政策体系。民间有很多好的验方、秘方和技法。我建议可以做一次民间良方的普查工作,列一个目录把它们挖掘出来并进行筛选,确实有效果的纳入清单管理。我认为可以实行备案制,出了问题就可追踪到源头。作为建设数字政府的先行省和中医药大省,浙江可以率先做一次普查工作,以县乡镇为基础层层申报,复查完后做筛选,确定哪些可以列入清单,并按照清单及时监管。

三是对学校的支持。在办学方面,兴国县炁脉健康职业培训学校尚未纳入国民教育体系,短期内可以用培训的名义,长期则需要社会认可,比如申请成为中等职业学校;在场地方面,长期办学需要有永久场地;在资金方面,仅靠学校主动免费解决贫困家庭孩子的学费负担不是长久之计,财政也可以给予社会办学更多支持。(张奇志、余力)

责任编辑:kj005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